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宋江为什么一直想着要招安梁山好汉们都支持招安吗

2018-11-23 16:01:25

谈到梁山事业衰落的原因我们首先想到的是由于宋江的卑膝投降。然而,宋江处心积虑接受招安背后的深层次原因是什么呢?宋江是招安的“核心人物”,但是不只是他,吴用也想招安,但他想卖个好价钱。而卢俊义等人也有招安的意思,总之他们各怀坏心思,个人有个人的打算。

其实,作为生活在宋朝这一历史大背景下的知识分子宋江,他的性格、心理状态是异常复杂的。这里我们暂不去探究宋朝的政治大背景,也不去考察宋朝以来文人的社会文化底蕴,我们只就宋朝的经济状况对宋江性格塑造的影响谈些看法。如果不能从经济方面追寻一个时代对一个人、一个群体的影响,那我们在此单纯地议论宋江是忠是奸,是好是坏,是进步还是退步,那都是粗浅鄙陋的。

北宋末期,朝廷统治日趋腐朽。宋江等人是在徽宗宣和年间起事的,然而在历史发展总的序列中,当时北方的游牧民族女真族正处于蒸蒸日上的强盛时期,他们凭借强悍的武力大肆向南扩展,北宋政权终被其灭亡,而不是被内部的叛乱势力或起义军所灭。

因此,尽管当时北宋王朝奸臣当道,但整个的国家大厦还没有到了仅凭借自己的内力就发生坍塌的地步。这里我们还是只就经济方面细细探讨其原因。年鉴学派大师布罗代尔也认为对人类社会发展具有长期影响的是长时段历史,即结构,在长时段中才能把握和认识一切历史现象。

如果将北宋时期的农民起义与已往的农民起义相比较,我们就会发现,无论是王小波、李顺起义,还是宋江、方腊起义,他们既不像陈胜、吴广起义是由于秦朝苛酷的刑罚揭竿而起,也不像东汉末年百万饥民即将饿死才聚众暴动,在水泊梁山的各路“英雄好汉”中,宋江是因为误杀阎婆惜遭受人命官司,要不然他是决不肯落草为寇的。

卢俊义是因为吴用设计、李固陷害使然,要不然他是不会离开自己的安乐窝的;晁盖、吴用他们是因为劫了朝廷的“生辰纲”犯下死罪;林冲是由于受了高俅的迫害才被逼上梁山;武松更不用说是因为嫂嫂潘金莲的原因,杀西门庆,犯下命案不得已而为之。

战国初期,秦国积贫积弱,而其近邻,刚从晋国分出来的魏国则是当时的强国,秦国与之交战是败多胜少,甚至连祖居之地也丢了,秦孝公为了在弱肉强食的现实面前争一席之地,重金网罗天下人才。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卫国的一个贵族,公孙鞅,又称卫鞅便成了这重赏之下的勇夫。

商鞅,生卒于公元前395年—前338年,出生于先秦法家的代表人物,卫国(今河南省安阳市内黄县梁庄镇),是卫国君的后裔是战国时代的政治家、改革家、思想家、军事家。商鞅通过变法将秦国改造成富裕强大之国,史称“商鞅变法”。

商鞅对秦孝公说:“一个国家要富强,必须注意农业,奖励将士;要打算把国家治好,必须有赏有罚。有赏有罚,朝廷有了威信,一切改革也就容易进行了。”秦孝公完全同意商鞅的主张。可是秦国的一些贵族和大臣却竭力反对。秦孝公一看反对的人这么多,自己刚刚即位,怕闹出乱子来,就把改革的事暂时搁了下来。

过了两年,秦孝公的君位坐稳了,就拜商鞅为左庶长(秦国的官名),说:“从今天起,改革制度的事全由左庶长拿主意。”商鞅起草了一个改革的法令,但是怕老百姓不信任他,不按照新法令去做。就先叫人在都城的南门竖了一根三丈高的木头,下命令说:“谁能把这根木头扛到北门去的,就赏十两金子。”

不一会,南门口围了一大堆人,大家议论纷纷。有的说:“这根木头谁都拿得动,哪儿用得着十两赏金?”有的说:“这大概是左庶长成心开玩笑吧。”大伙儿你瞧我,我瞧你,就是没有一个敢上去扛木头的。商鞅知道老百姓还不相信他下的命令,就把赏金提到五十两。

没有想到赏金越高,看热闹的人越觉得不近情理,仍旧没人敢去扛。正在大伙儿议论纷纷的时候,人群中有一个人跑出来,说:“我来试试。”他说着,真的把木头扛起来就走,一直搬到北门。商鞅立刻派人传出话来,赏给扛木头的人五十两黄澄澄的金子,一分也没少。这件事立即传了开去,一下子轰动了秦国。

李逵则纯粹是为了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喜欢这种无拘无束的生活方式;其它的好汉入伙,均不是由于经济破产、生活宭困才上梁山的:有的是对奸臣弄权的痛恨、有的是被俘后的无可奈何、有的是被骗来的、有的是因个人恩怨杀人而逃命的、还有的本身就是杀人不眨眼的强盗,如开黑店卖人肉包子的“菜园子”张青和“母夜叉”孙二娘夫妇。

这些人聚在一起,动机各异,虚空的哥儿们义气架不住实实在在的原来生活物质利益诱惑,待在水泊梁山每天提心吊胆的日子使好多人非常留恋以前康乐安稳的生活,他们痛恨的是某个人或社会的某些阴暗面,但对民富国贫的大宋朝廷打心里还是认可的。

因此,接受招安有很广泛的群众基础,宋江的心理只不过代表了大部分人的心理罢了。,宋江独揽了“投降派”的千古历史骂名。为什么这批亡命之徒不能与当时的朝廷断然决绝呢?只有经济才会有这样神奇的吸引力。这种力量悄无声息但却能摄人魂魄,无坚不摧。

经济与人的生活习习相关。过优越生活的人耻于败坏自己的名节,更何况是做贼呢!宋朝的司马光是国家的肱股大臣,有人进了政府要来拜访他,他总爱问一个使人很难堪的问题,你家有没有钱?被问的都很奇怪,想司马光这么了不起的国家大臣,他对我的关怀,怎么是问我有没有钱这样的小问题?

后来打听才知道,司马光的标准是说,你这个人没有钱,就不能维持你的生活,就不能不被五斗米折腰,你有钱之后,你才具有独立的人格,这个官随时你可以不做,为了自己的原则可以不做,为什么呢?因为我不会被饿死,我有钱可以保护我的自由。由此看古语说“衣食足而知荣辱,仓廪实而知礼节”也不是没有一丝道理。

因此在这个大背景下,除了那些骨干,其他原本那些朝廷军官,因失陷了军马被宋江裹挟上山的将领,如呼延灼、秦明、关胜、徐宁等人则无非是争个官大官小罢了。如果有可能捞个大官,他们当然愿意;但如果得到的官职比上山前还小,他们多半不愿意。

因而在招安的问题上,他们有可能成为“骑墙派”。也就是当招安的时机不成熟,对方给出的价码很低时,他们有可能投“反对票”;反之,即投“赞成票”。事实是,当朝廷次派陈太尉上山招安时,恰好是这些原本体制内的军官料到结局。林冲道:“朝廷中贵官来时,有多少装么,中间未必是好事。”

关胜道:“诏书上必然写着些唬吓的言语,来惊我们。”徐宁又道:“来的人必然是高太尉门下。”实际上朝廷在授职时,除了宋江、卢俊义、吴用、关胜等十二员正将勉强算是升迁外,其余偏将都只是得了个虚衔“武奕郎”,另授“诸路都统领”,大概是个“上校旅长”。

以武松、鲁智深为代表的原二龙山将领,再加上黑旋风李逵,构成了梁山上反对招安的“激进派”谱系。武、鲁二人经历大体相似,加上他们自身对朝廷的认识,使他们对招安路线很反感。李逵本是宋江的心腹,但他顽童式的嗜杀性格,加上天生的受不住管束,使他对招安有着近乎本能的抵触。

因而每次提到招安,总是这三人站在“反对派”的前沿。在庆祝梁山英雄排座次的“重阳节联欢晚会”上,由宋江作词、乐和演唱的《满江红》刚唱到“望天王降诏早招安”,武松便叫道:“今日也要招安,明日也要招安去,冷了弟兄们的心!”李逵睁圆怪眼大叫:“招安,招安!招甚鸟安!”只一脚便把桌子踢得粉碎。

鲁智深嚷道:“只今满朝文武,俱是奸邪,蒙蔽圣聪,就比俺的直裰染做皂了,洗杀怎得干净?招安不济事!便拜辞了,明日一个个各去寻趁罢。”后来陈太尉奉旨上山招安,又是李逵扯诏打钦差,鲁智深提着禅杖叫骂,武松掣出双戒刀,引得众人一齐发作,次招安就被搅黄了。

六位水军将领也是反对派的中坚力量。其中阮氏三雄原是晁盖旧部,只因晁天王死得早,不得已归了宋江;但在他们身上依然能看到当年天不怕地不怕的火烈性格,尤以阮小七的顽劣为可爱。陈太尉次上山时,就是他偷换了朝廷的御酒,旧瓶装假酒,使得招安事败。

后来在江南的帮源洞前穿上方腊的龙衣玉带载歌载舞,亦可以看出这个人骨子里的天真烂漫。征方腊后被人诬告夺了官,他心中也暗自喜欢。混江龙李俊和张横张顺兄弟原本是宋系人马,但长年横行江湖的放浪不羁,使他们对招安不感兴趣。后来破辽成功,朝廷不但没有升迁众将,反而禁止他们入城。

正是这六位水军将领找到吴用,要他和宋公明商议:“就这里杀将起来,把东京劫掠一空,再回梁山泊去,只是落草倒好。”但宋江听说后,立刻拿出当年在江州吃屎的泼劲来,寻死觅活,他们只好垂泪而散。后来张顺在征方腊时阵亡,张横亦于途中病故,李俊假装中风,带领童威童猛到泰国开辟了一块殖民地,自为国主,快活一生。

技术型干部如书法家萧让、绘画雕刻大师金大坚、歌唱家乐和、神医安道全、兽医皇甫端、职业会计蒋敬,工程师陶宗旺等,倒有可能支持招安。原因简单:这些人靠技术吃饭,而梁山上客户太少,影响他们的生意;但无奈这类人人数太少,左右不了整个“选情”。

招安后的结果如何呢?梁山众人在宋江的带领下,接连出征辽国、田虎、王庆、方腊等,屡立战功。尤其是征方腊后,梁山好汉伤亡惨重,只剩27人回朝,封官赐爵后,宋江被奸臣蔡京、高俅等下毒所害。他知道了自己中毒后,骗李逵来喝下毒酒,因为他知道,自己死后,李逵必然造反,这样会坏了自己的忠义之名。

两人死后,宋江给吴用和花荣托梦。吴用去了宋江托梦给他的蓼儿洼,看到了二人的坟墓,准备在宋江坟墓旁的树上吊。这时,花荣从船上飞奔到宋江坟前,两人一惊,二人双双悬于树上,自缢而亡。


亘博机械设施防护钢板网生产
天花铝单板订做价格
沟盖板质量
亘博机械设施防护钢板网图片
天花铝单板定制厂家
格栅盖板按图加工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