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长三角鞋企等蔓延用工荒现象

2018-11-06 09:58:32

长三角鞋企等蔓延用工荒现象

【中国鞋-鞋业】节后江浙沪企业月薪普涨10%~30% 但招工仍不足一成 专家指企业要留人应考虑其归属感认同感 月薪涨到3000元甚至4000元;包吃包住,甚至按宾馆标间装修职工宿舍;缴纳“五险一金”;每年报销一次探亲路费……春节过后,“用工荒”正在长三角蔓延,各地政府和用工企业纷纷开出诱人条件留人。 调查发现,今年长三角的“用工荒”更甚于往年,杭州、南京、温州等地劳务市场,企业招工不足一成。 用工企业反映,与往年较单纯的结构性缺工不同,今年越来越多的外来务工者选择留在当地打工。东部与中西部之间,劳动力供需关系正发生转变。 浙江大学风险管理与社会保障研究所所长郭继强表示,以前民工输出地政府主动与浙江各地政府联系,希望能多招当地农民到浙打工,如今,浙江主动去招工却遭对方谢绝。 现状: 江浙沪各地劳务市场普遍遇冷 2月9日大年初七,是浙江、江苏、上海各地劳务市场新年开门天,但各地劳务市场招工情况却普遍冷清。在杭州外来劳动力市场,400多家招工单位提供的岗位数量达到10034个。然而,截至当日下午4时,前来找工的务工人员仅有600人次。从2月9日到11日,2.3万个用工岗位仅1300人达成意向,94%的岗位招不到人。 浙江佳都服装有限公司董事长何告诉,开年后他就带人到杭州招工,“满员2600人,现在还缺2000人!”杭州西湖风景名胜区保安服务公司开出高达3000元的月薪招保安,但150人的招聘计划还是没有完成。“今年的招工形势比往年要紧张。”景区保安大队队长黄以亮说。 在温州的劳务市场——温州市职业介绍指导服务中心,一些招工企业给出“数控车工月薪起步2500元”、“计件可高达4500元”的待遇,但当天2000多个岗位却只招到70个人。 国内第三大劳务市场——南京安德门民工就业市场开年后提供了近2万个就业岗位,但从春节开市到12日,仅有一千多农民工上岗,用人单位招工不足一成。上海市餐饮行业协会人力资源服务中心主任张伟聪告诉,按照现在上海4万余家餐馆计算,需要用工300万人,缺口在20%以上。2月14日,在上海宝山区就业服务中心看到,这里提供的就业岗位在5000个左右,但每天前来求职的不到50人。 行动: 浙江组织历年早一次招工团 大年初七、初九,浙江省人力社保厅就分别派出负责人,组织4队人马,奔赴湖南、江西、甘肃、广西等地“挖人”,一起前往的还有很多企业负责人。这次外出招工,早在年前就已经开始筹备,是历年来早的一次。 紧接着的2月12日,浙江嘉兴、德清、上虞三地政府官员带领当地企业,组团前往贵州息烽县招工。德清招工团甚至由县长亲自带队,四套班子到齐。了解到,12日在息烽招完工后,上虞招工团还要去云南会泽、陕西汉中等地;德清招工团甚至还要远征黑龙江。 张浩是绍兴市就业管理服务局副局长,他介绍说,从正月初七外出招工开始,他带着企业跑了甘肃秦安和陇西,但效果并不理想。今年的招工,让张浩印象极其深刻——次在外出招工时被拒绝。 这是怎么回事?据张浩介绍,绍兴市就业局早在5年前就和重庆涪陵区就业局签订过协议,涪陵区成为绍兴市的劳务输出基地,规定每年组织约3000人前往绍兴打工。早在节前就预料到“用工荒”,绍兴市就业局春节前就和四川、重庆等地联系,想在春节后带着企业去当地招工。没想到,以前主动送务工者到绍兴的涪陵区,这次婉言谢绝了。“涪陵区就业局对我们说,他们虽然很欢迎绍兴的企业,但是今年劳务输出有困难,当地也需要劳动力,他们鼓励当地农民能够留下来。” 张浩说,劳务输出地和劳务输入地之间的主宾角色正在发生转变。“2005年我带企业出去的时候,一天就能达成很多用工意向。那时候虽然也有用工紧张现象,但企业亲自去劳务输出地招工还是非常管用的。”张浩记得,从2005年起,他每年都会带企业去外省市招工,从先前的一年一次到后来的一年三四次,一年比一年难招。 应对: 各地企业既涨薪还打亲情牌 为解决缺工问题,今年长三角各地企业纷纷提高工资标准,月薪涨幅在10%~30%不等。健全的福利保障体系、人性化的住宿及探亲安排,已经成为长三角各地留住务工者的必备条件。 据温州“吉利”介绍所人员介绍,今年温州各企业供职月薪都比去年同期髙20%左右。浙江报喜鸟服饰股份有限公司将员工平均薪酬提高10%,每年补贴450万元餐饮费,员工花5元就能在食堂吃到30元的饭菜;每年发6套衣服;职工公寓按宾馆标准间装修;每年报销1次探亲路费。浙江奥康鞋业股份有限公司为一线普通技术工开出的平均月薪在3000~3500元,全额报销员工春节后返厂车费,每月提供2~4天带薪假期。 上海市农民工工作联席会议办公室副主任赵建德介绍说,从去年年底开始,上海陆续给外来务工者缴纳城镇保险金,以替代原先的综合保险金。 这些‘亲情牌’以及各种福利,能否真正留住人?“而要留住人,除了提高待遇,更重要的是,要让务工者觉得在这个地方工作有希望。”绍兴市就业管理服务局副局长张浩说,现在包括绍兴在内的东部城市生活成本越来越高,如何留住人,让外来务工者成为城市的主人而不是过客,值得更多人思考。 浙江省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副院长陆海深认为,企业要留住人,应该考虑外来务工人员特别是新生代农民工的归属感和认同感,“特别是在养老、医疗、教育、住房等方面给予他们市民化待遇,让他们感受到这个城市的温暖。” 刘易斯拐点: 即劳动力由过剩向短缺的转折点,是指在工业化过程中,随着农村富余劳动力向非农产业的逐步转移,农村富余劳动力逐渐减少,终枯竭。这一理论由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刘易斯在人口流动模型中提出。 节后“招工难”显示 刘易斯拐点已到来 今年的“民工荒”“招工难”比以往来得早、来得猛,农民工兄弟对新的一年里涨工资的预期空前强烈。业内专家认为,中国长期被压抑的劳动力收入将迎来抬升的转折,可以确信,刘易斯拐点已经到来。 山东省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张卫国说:“当前,我国已进入工业化中后期,产业结构中服务业加速提升,农村劳动力加快向工业转移,长期受压抑的劳动力收入不可持续。种种迹象表明,刘易斯拐点已经到来,劳动力无限供给时代已经结束。” “无限劳动力供给终结后,我国劳动力市场开始进入存量劳动力竞争时代。在剩余劳动力消化殆尽,劳动力增量受限的情况下,各产业必然要在既定劳动力中展开竞争,劳动力因各产业间的生产力变化而进行再分配或许将成为常态。”山东省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蔺栋华说。

欢迎品牌、企业及个人投稿,投稿请Email至:news@

天津房屋抵押贷款
铝合金异型材定制
导轨链条式升降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