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律

病榻父子情

2018-09-26 10:42:46 | 来源: 法律

十五分钟不能喝水。有些人不听劝,连着上了三节课,憋地脸红脖子粗。看上去着实挺可怜的。

天豪心里清楚,如果自己的成绩提不上来,自己班长的地位便会受到动摇。当务之急是要想办法处理好工作和学习的关系,要让工作给学习让步,就必须减少工作量。要想减少工作量就必须学会“放权”

对,“放权”。把权力分配给其他人,让他人心甘情愿为自己工作,然后坐享其成。反正担大领导的都是不做事的,真正做事的都是领导手下的人。说的好听一点,一个成功的人背后有一个强大的团队。说实在一点,一群人为了一个虚无的东西而为一个人奉献自我。天豪觉得自己越来越懂“领导艺术”了。

首先就是要跟副班长搞好关系,把一部分担子分给他。天豪琢磨着该怎么开口。其实天豪觉得副班长肖立是一个老实人,平时都是埋头做自己的事,不爱吭声,却待人十分有礼貌。长得相当俊美,两弯眉浑如刷漆,一双眼如朝露般清澈,皮肤白皙,隐隐似有光泽流动。全身上下透着一股贵族气质,却又亲近可人,宛若邻家大哥。

“肖立。”看着对方在写作业,天豪轻轻地拍了一下他的背。

“班长,有事吗?”肖立面带微笑。

“是关于班级的内务管理问题。”天豪顿时严肃起来,想要引起对方重视。

“那一方面出了问题?”肖立有点困惑。

“各方面都挺好的,大家都很尽心尽力。”马上就要进入正题了,天豪心想。

“那——就好。”肖立感觉有点二丈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是这样的,李老师要我全权负责班级的一切事务。刚开始确实挺麻烦的,一切工作都还没有展开,每件事都要我亲力亲为。现在各项工作都踏上了正轨,班级管理井然有序地开展。“天豪巧妙地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下。

“恩。”肖立还是没有眉目。

“李老师要我协调好各班干之间的关系,共同处理好班上的问题。我想是时候让其他班干执行相关权力。”天豪知道“执行权力”比“履行职责“更加动听。

肖立思索了一会儿,“那我需要干什么?”

乖乖,不愧为副科级干部,“政治觉悟”就是与众不同。“以后登记迟到早退就麻烦你了。”天豪暗自偷乐。

摆平肖立后,天豪又将剩下的工作分配给其他班干。

“这下可清闲了。”天豪感到如释重负。

晚上时候,接到父亲的短信,要天豪打过去。天豪感觉奇怪,平时父亲几乎不打给天豪,即使是天豪在外地读高中时,也很少接到父亲的。徐父的观点是:有事就回家,打讲不清楚。除非是家里有什么喜事,父亲才会打告知天豪。

“老爸。”天豪拨通了父亲的。

“近怎么样?”

很少得到父亲问候的天豪感到受宠若惊,于是把自己在这里的情况汇报给父亲。并把自己担任班长的喜讯告知父亲。

“当班长?事情多吗?不要耽误学习。”

“不会,我只是个名誉班长,做事的都是其他人。”天豪忙解释到。

“天豪。”徐父稍微沉默了一下。“你要知道担干部的有两种人,一种会做事的人,一种不会做事的人。真正的领导是要让会做事的人做事,让不会做事的都——”

“滚蛋

病榻父子情

。”天豪插嘴道。

“不,要让不会做事的只剩下他自己。”

“爸!”

“啥事?”

“你不会又升了吧?”

夏 夜作文

夜,在霓虹灯下渐渐低垂,边缘的灰暗成为黑之后,再看不见天空与大地的接壤。

一、晚风

晚风,无声移动地吹拂着,星星在夜空静静的闪烁,那半弯斜月像一个孤独的行者,在明静的夜空散步。

凝视的眺望,今晚这个六月的夜是多么的孤寂。

那纯净得纤尘不染的样子,那缕缕的浮云。此时,悄悄地散入我的心海,萦绕着拂之不去。宛如悬挂在我沉思途中的一枚标记,标记那些缥缈凝重在心中的缕缕思绪。




数显小负荷维氏硬度计报价
100kN万能材料试验机
高真空退火炉厂家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