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律

湖北鞋城偷稅千萬 店長毆打稅務人員被通緝

2019-03-06 16:41:55 | 来源: 法律

湖北鞋城偷稅千萬 店長毆打稅務人員被通緝

央視《焦點訪談》2006年6月10日播出節目《王子鞋城稅案調查》,以下為節目內容實錄:

主持人:您好,觀眾朋友。歡迎收看《焦點訪談》。

在湖北宜昌有一家企業叫“王子鞋城連鎖經營管理有限公司”,以前也曾用過“王子鞋業有限公司”的名稱,而當地人都叫它“王子鞋城”。

據它的網站說,它一年的銷售額近3億元,在湖北、湖南、河南三省還有十家分店,號稱是全國鞋類連鎖銷售規模,銷售額。

然而,不久前我們的欄目接到反映說,這家企業存在著嚴重的偷稅問題,記者對此進行了調查。

解說:

這里是湖北王子鞋城,設在湖南省岳陽市的分店,由于它的問題一開始是這里的知情人反映的,所以記者首先來到了岳陽。

記者:

這里是王子鞋城的辦公室,在辦公室墻上我們看到這寫的是“湖北王子鞋業有限公司”的文件,這就說明這個岳陽分店是歸湖北王子鞋業有限公司管理。

解說:

從表面上看,有著1300多平米的岳陽分店寬敞明亮,看不出與其它商店有什么不同,但知情人告訴記者,這家分店自2004年成立以來,一直采用種種手段偷稅。

知情人:

王子鞋城主要偷稅的手段有幾點,,就是銷毀原始憑證,收入不入賬。我們每月的積累收入都沒有正規的銷售明細賬,只是用一個普通的手抄本,然后將收入記錄下來,且一律手抄本上不準寫明,進貨、銷售、庫存,這些字的字樣也不允許寫上去,各柜組當天的銷售小票,當天晚上一律進行銷毀。

解說:

這就是王子鞋城的銷售稅票,也是稅務機關定稅的重要依據,當記者來到店里了解情況時,店員們對小票和鞋的銷售情況都不肯多說。

記者:

問您一下,這個小票主要是起什么作用在這里?

工作人員:

小票是給顧客保修的。

記者:

保修的。那你們賣每雙鞋,統計是怎么統計的,由你們這兒計數嗎?

湖北王子鞋城岳陽分點收款員:

因為我是剛來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記者:

你什么時候來的?

湖北王子鞋城岳陽分點收款員:

我來了不久,過完年以后來的。

記者:

誰負責統計一天賣了多少鞋?

李勤經理湖北王子鞋城岳陽分店:

統計我們就沒有具體統計。

記者:

那不可能呀?因為你每天賣多少你應該有數啊,不可能沒數。

李勤:

我們現在不管這些的。

記者:

誰管的?

李勤:

我們也真的搞不清楚。

記者:

不可能你這個小票開了多少張你自己都不清楚,那你怎么來計算每天收入多少,賣多少鞋?

李勤:

我們也不知道一天賣多少,像這個小票,他們賣多少他們也沒有記,今天賣了一雙寫了一雙,也沒有這個數字。

記者:

那到底賣了多少雙,也應該有個統計吧?不可能說你這個鞋沒有統計?

李勤:

那具體這個操作不歸我們。

記者:

歸誰呢?

李勤:

我們搞不清楚。

湖北王子鞋城岳陽分點銷售人員:

都不報的,一般我們也沒什么數字。

記者:

不可能啊。你賣了幾雙鞋你沒有數據,這怎么可能呢?

湖北王子鞋城岳陽分點銷售人員:

我們每天沒有去統計的。

解說:

店員和銷售經理們一問三不知,這并不奇怪,因為記者從一位知情人提供的一些湖北王子鞋城總部發來的文件中,看到了這樣的規定:“銷售小票不準放在柜臺及倉庫內,只能放在工作服口袋或安全的地方,對賬后必須完全上交。各柜組對賬本要絕對保密,且對賬本上不允許寫有進、銷、存、優等字樣。如被有關查到了情況,對大堂經理要處以罰款。”顯然這些規定都是對付稅務檢查的。

除此之外,記者還發現,王子鞋城岳陽分店在工商局注冊登記的是有限責任公司分公司,可它掛在公司墻上的稅務登記證上卻寫著個體戶。

按照規定,稅務登記注冊類型應與工商登記一致,這里為什么不一致呢?

知情人:

稅務登記證他把它辦成個體戶,進行包稅,岳陽店每個店都是這樣的,岳陽店一個月包稅,就是定稅,定5000塊錢,實際上按正常,我們交稅要交13萬。

記者:

這么大的面積,這么大的規模,他交這么點稅不是很容易讓外人看出自己的問題?

知情人:

你就是有關部門,他知道你銷售生意好,他沒來查你,別人也不知道的。

解說:

原來,按照國家的規定,如果按照工商執照上的類型,在辦稅時同樣登記為有限公司分公司,王子鞋城岳陽分店就要按照實際的銷售額來納稅,而且必須建賬,如果在稅務登記上個體戶,它就以沒有能力建賬,賬目不健全為理由,不做賬,無論賺多少錢,只要按較低的定額稅來交就可以,以此來偷逃國家的稅收。對此,就連王子鞋城的稅務專管員也認為這里有問題。

記者:

你覺得按照他們的規模,能按照個體戶來納稅嗎?

湖南省岳陽市國稅局岳陽樓區分局工作人員:

因為我們自認為按個體納稅可能還是有點問題,因為它這個規模還是有點大。

解說:

在采訪中記者還了解到,前些時候岳陽市國稅局就曾經根據舉報,對王子鞋城岳陽分店進行查處,但是卻遭到了店方人員的阻撓。

梁濤科長湖南省岳陽市國稅局稽查局一科:

他們知道我們來檢查,他們就不開門。

解說:

事后才知道,店方不開門,一是在銷毀有關的證據。二是不讓國稅局發現存有公司賬本的保險柜。

李小碧科長湖南省岳陽市國稅局稽查局一科:

店長特別猖狂,她跳起來。

記者:

叫什么名字?

李小比:

她叫黃晶。

記者:

她怎么做的?

李小碧:

她跳起來就是一巴掌,

記者:

打你哪兒了?

李小碧:

打在臉上。

解說:

這位就是毆打稅務人員的王子鞋城岳陽分店店長黃晶,由于涉嫌偷稅,現在岳陽市工商局正在對她進行網上通緝。

記者:

他們還有些什么行為呢?

梁濤:

當時我們在檢查過程中他們采取了多種行為,比如說打紅包之類的,他們意思就是說,希望我們檢查人員當時能夠網開一面。

解說:

盡管店方軟硬兼施,抗拒檢查,稅務稽查人員還是在以查獲的大批賬目中,發現了嚴重的問題。以2005年5月3日到5月21日18天為例,店方就少報了營業收入63萬多元,在經營的18個月,總共少報銷售收入3700多萬元,少交稅款近300萬元。這些都印證了知情人向記者反映的情況屬實,這就是王子鞋城總公司的董事長鄒宏,岳陽稅務部門認定,這起稅案是他策劃的,但由于王子鞋城總部遠在湖北宜昌,加上鄒宏拒不執行稅務部門的處罰決定,所以記者今年3月采訪時,王子鞋城和鄒宏仍然沒有得到處理。

知情人:

每一家店都是這樣的,特地辦成個體戶逃避國家稅收。

解說:

根據知情人提供的線索,記者繼續到王子鞋城設在湖北襄樊、仙桃和河南南陽等地的幾家分店進行調查,記者看到,雖然這些店規模一個比一個大,但都無一例外的和岳陽店一樣,在辦稅時把自己的店注冊為個體戶,以達到少交稅的目的,對于店里的銷售數額和收入情況,他們同樣守口如瓶。

記者:

就是銷售數字,還有收入這都應該有個記錄吧?

湖北王子鞋城南洋分店經理:

這個就是總部隔一天過來一趟,或者有時候太少了,一個星期過來一趟,這個賬目我們不管。

記者:

那他過來以后,他得找你們要吧,得由你們提供吧?那總部怎么會知道呢?比如說你們賣了多少鞋,或收了多少?

湖北王子鞋城南洋分店經理:

沒有,這我不負責這一項。

記者:

那誰負責統計這個數字呢?

湖北王子鞋城南洋分店經理:

統計這個數字啊?這個數字我也不太清楚。

解說:

記者向南陽、襄樊兩地的國稅局反映了這一情況。

董國勝局長河南省南陽市臥龍區國稅矩人民路分局:

他不提供,我們多次去,多次進行稅務評估,我們稅務部門現在對這個納稅,比如像王子鞋城,比較有行業特點的戶,進行行業評估。像你剛才說的我還不知道,湖北有個什么什么分公司,我次聽說,我次聽說有這么一個公司。

湖北王子鞋城襄樊分店收款員:

發票也在我們經理辦公室開的。

記者:

這應該有的。

湖北王子鞋城襄樊分店收款員:

這是我們自己的。

記者:

你這個小票是什么小票?

解說:

盡管在襄樊調查時,王子鞋城并不配合,但記者還是發現,它不但用個體戶的名義辦了稅務登記,而且登記證早已過期。

工商局工作人員:

從2001年12月1日以來,它一直都是個體經營戶。

記者:

但是它的個體營業執照已經作廢了,已經是無效的,它也可能在這之后,已經是重新登記為一個公司,或者有限責任公司,它的稅務登記是不是相應也應該發生變化?而且它這個納稅的情況是不是也應該有相應的變化?這兩個是明顯不符合。

解說:

記者在襄樊市工商局的調查中又發現,王子鞋城不但辦過個體營業執照,而且早在2000年王子鞋城的前身――王子商貿有限責任公司就在襄樊辦了企業的營業執照,任命了襄樊鞋城的負責人。但它的經營地點卻和個體工商證上完全一樣,雖然他們并沒有辦理任何企業納稅手續,也從未交過稅,但卻一直以個體柜臺的名義經營著鞋城,用個體柜臺的稅額來頂替整個鞋城應交的數額。當記者和襄樊市國稅局的工作人員前來調查時,果然發現墻上只有個體柜臺的納稅登記證,記者想了解這一情況時,這家鞋城的經理又是什么態度呢?

記者:

你是大堂經理吧?

湖北王子鞋城襄樊分店經理:

你明天來好不好?

記者:

我問你是不是大堂經理?

湖北王子鞋城襄樊分店經理:

煩死了。老板不在。

記者:

老板呢?

主持人:

記者采訪之后引起了湖北、湖南等地的稅務部門和國家稅務總局的關注,湖北省國稅局與省公安廳組織了調查組對王子鞋城的問題進行了查處,在查處中發現這家公司確實存在嚴重的問題,僅2005年一年,這家王子鞋業就隱瞞和少報銷售收入兩億多元,涉嫌偷稅上千萬元,那么他們究竟是通過什么手段來偷逃國家稅款的呢?

中医说的气血不通
月经推迟量大痛经
脚踝扭伤了用什么药好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