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日本律师20年自费帮二战中中国化武受害者

2018-11-28 11:37:47

日本律师20年自费帮二战中中国化武受害者打官司

南典男(右)和中方受害者交流取证。二战侵华日军在中国大地割开的伤口从未被缝合。过去70年,在中国,大屠杀、慰安妇、无差别轰炸等事件的受害者相继离世,而日军遗留化学武器还在不断制造新的战争受害者。目前为止,这些受害者中的大部分人没有得到相应的赔偿和救助。日本的一个民间志愿团体“日本律师团”为中国战争受害者打了20年官司,其成员在帮助中国人对日维权索赔的艰难过程中自掏腰包,彼此扶持。尽管20年间,日本政府未做一次道歉,未做一项赔偿。今年初冬在哈尔滨,《环球时报》见到了“日本律师团”现任干事长南典男,他此次带领由日本律师和医务人员组成的20人团体来华,为中国遗留化武受害者诊疗、取证。帮中国战争受害者这件事,南典男做了20年,做成了中国受害者亲密的日本朋友,也成了中国人权事务圈有口皆碑的人物。见他之前,《环球时报》听多名和他相识的中国朋友提起他,都用一个词:好人。好人南典男站在哈尔滨呼兰区顺彩宾馆逼仄的堂厅里,义诊取证就在这家小宾馆进行。他比想象中矮小,一米六零的样子,脸颊瘦而方正,头发花白,穿一件那种肩很宽的深色羊毛大衣,整个人被装在里面。南典男面向29名中国遗留化武受害者,两边都是些熟悉的老面孔,他诚恳道歉,“大家一起努力这么久,还没能得到一个胜诉的结果”。南典男答应接受《环球时报》采访,可刚开了头,下一个取证又要开始。决定留下来听听。其实,29名受害者的故事这些年翻来覆去很多遍,不再需要听证取证那个严密流程,现在,大家就是坐下来聊聊,更新近况,尤其关注受害者家庭经济情况,生活和医疗保障。中国受害者张岩上世纪90年代就去过东京体检、出庭,此刻坐在顺彩宾馆窄小的单人床上,他念叨几遍,“和南典男啊,老朋友了”。两个人明明语言不通,并排坐那儿,谈起在东京迷路的旧事,互相拍着大腿哈哈笑。12

盐酸
土木格栅
铸石板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