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福建男子锤杀生母和保姆借夜色藏尸古大厝图

2018-12-03 14:49:16

福建:男子锤杀生母和保姆 借夜色藏尸古大厝图,

案发的古大厝 小白锤杀生母的房间,床板上仍能看到血迹 受害者遗体在这个房间被找到,地面仍有大量血污 原标题:23岁安溪男子锤杀生母和保姆 借夜色藏尸古大厝 东南8月19日讯(海峡都市报闽南版董加固 陈邵 谢明飞 文/图)昨日凌晨2时许,安溪县龙门镇榜寨过溪村一处警戒线包围的古大厝,两具女性尸体先后被抬出,由一辆殡仪车拉走。 悲剧发生在8月16日傍晚6点多,23岁的小白,用哑铃锤杀了生母和保姆,并将两具尸体藏在大厝一空房间里。 前日上午10时许,小白在家中落,7个小时后,终交代案情,安溪警方找到两具尸体,并勘查到昨日凌晨才离开。 据知情人士称,小白母子感情很不好,小白刚谈不久的女友,不讨母亲的喜欢,母子为此没少争吵。而案发的前晚,多名邻居曾看见,小白被母亲和保姆绑在石柱上。 【事件】 楼道惊现血迹保姆不见了 村民白先生住在这个古大厝里,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和自己住同一屋檐下,那个40岁的胖女人和那个勤劳漂亮的外地女保姆,竟会一夜间遭到杀害,而杀害她们的不是别人,正是胖女人的儿子小白。 8月17日上午8点左右,白先生沿着村道路过古大厝时,发现楼道里有不少鲜红的血迹,血迹一直顺着楼梯往2楼方向,空气中明显能闻到腥臭味。而在16日傍晚6点左右,他曾听到古厝里发出异样的声响。 每日清晨5点多,在古大厝正门位置,都能看到那个保姆在洗衣服,可这一天一直没看到她的身影,很反常。 白先生说,这三样事情联系在一起,让他怀疑这个外地来的保姆,很可能出事了。 古厝一空房间发现两具女尸 在村民报警后,前日上午10时许,小白及其父亲被警方带走。一名目击警方抓人的邻居描述称,民警问小白血迹的来源时,小白开始谎称,是买了红油漆,不小心滴漏的,之后又改口说是买了个猪头,拎上楼时猪血滴的, 猪头已经煮完吃掉了 。 目击者说,还看到警察跑到附近的溪边搜寻,似乎怀疑保姆可能遇害并被抛弃溪中。 而自报警之后,村民们看到,一批批民警陆续赶到,拉起警戒线。至前日下午5时许,小白终交代了作案过程,警方在古厝2楼一房间内,找到了两具女性尸体,除了保姆外,还有小白的母亲。 昨日凌晨2时左右,两具尸体被殡仪车拉走。而小白作为凶嫌,一直被警方控制。小白的父亲也一同带走,不过,警方称,案发时,小白的父亲有不在场的证据,当时在厂里上班,他与小白同在一个厂。 杀害生母与保姆借夜色藏尸 昨日下午,来到事发的古大厝,正门除有一棵大树外,还挖了一口月牙形的水塘,走进正门,正对着一个厅堂,两侧各有数间房间,厅堂左右有通道,通向后院。后院共分两层,每层共9间房,楼梯就毗邻村道。 同住在古大厝的白先生介绍,原本他们都是同一个祖先,后来兄弟几乎都搬出去自己盖房子了,如今留在古厝里的,仅剩下两户人,分住两头,平时他和小白一家很少有交集,碰到头甚至连招呼都不打。 小白的亲戚、邻居以及安溪警方相关人士,向还原了凶案发生的过程。 血迹是从靠近厅堂左侧房间开始的,房间的木门上还有两道血迹。白先生介绍,这间屋子是小白的母亲及保姆住的,透过窗户,可见床上大量血迹,血迹沿着左侧通道一直延续到后院的楼梯,再经由楼梯上去,只不过,到了二楼地板,就再看不到血迹了。根据邻居的说法,因站在村道上,就能看到二楼的状况,当日有村民曾看到小白在清洗地板。 知情人透露,小白使用的凶器,是一个平时用于锻炼身体的哑铃,小白先在一楼房间内用哑铃锤杀了母亲,当时其母亲脱下衣服正打算去洗澡。随后,小白又到二楼,把正在忙家务的保姆杀害。而后,小白趁夜色,将母亲的尸体搬移到二楼,撬开二楼一间空置的房门,将两具尸体藏在房内。 推开这个房间,大量的血迹令人触目惊心,门口位置的血迹,还有明显的拖痕,邻居说,警方就是在这个房间内,发现了尸体。 【背后】 亲戚:小白曾被生母和保姆绑在石柱上 小白的伯母称,案发前一天傍晚6点多,小白被母亲用绳子绑在二楼的一根石柱上。为何小白能被绑住?亲戚和周边邻居称,一是小白的母亲有力气,二是保姆一同帮忙。 有没被打,我没看到,只听到小白喊很疼,很难受,叫他妈妈给他松绑。 小白的伯母说,她当时要去喂养鸡鸭,经过古大厝时,看到小白被绑的情形。 小白因何事被绑?小白的伯母和邻居称,他们只知道一些情况,是因为小白在厂里交往了一个女朋友,到过小白的家。两人还没到谈婚论嫁的阶段, 可能还有些原因吧,反正他母亲反对两人在一起,绑住小白,要小白写下不再与该女子交往的保证书,小白没写。 采访中,亲属和周边邻居称,小白的母亲平时与人交往很少,几乎没什么来往,母子俩背后是否有具体的原因不清楚。安溪警方相关人士透露称,母子俩感情关系有些僵化,案发前已时有冲突发生。 邻居:小白的母亲与保姆3年同睡一屋 有邻居称,保姆30来岁,湖北人,到小白家3年,没有要工钱,与小白的母亲睡在一起,平时在家洗衣做饭,忙些家务事,小白的母亲比较清闲,邻居称,这个保姆,是小白通过络联系上的,在厦门见的面,然后带到家中的。 邻居们还透露,小白与父亲睡在二楼的2个房间,家中也还有多余的空房。不过,保姆与小白的母亲,同睡在一楼的一个10平方米的屋子里,两人看上去关系很好。 邻居们的这些说法,并未得到安溪警方的证实。

矽塑
数控车床
弹性柱销联轴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